-

酒莊是薩莉的叔叔家的,已經建立30多年。

整個capemay小鎮歐式風格,一眼看去非常的浪漫,就好像電影裡的畫麵跳出了螢幕出現在眼前,空氣很是新鮮。

梁書兒一下車就激動的拽著江葎的胳膊拍照,江葎不是很習慣拍照,平時家裡一張照片都不會有。

可梁書兒每次給他拍的時候他也不會拒絕,隻是微微繃著臉,顯得不是很自在。

“笑一個嘛,江醫生。”梁書兒喊著。

江葎正要勾唇,餘光看到往這邊走過來的凱文,嘴角剛揚起的弧度瞬間就落了下去。

“不笑也是很帥的。”梁書兒過來把拍的照片給她看:“不過我還是喜歡看你笑。”

凱文的脖子上掛著一個相機,走過來的時候抬手舉起手機的相機對著梁書兒說:“梁,看這裡。”

梁書兒下意識抬頭,以為他是要拍她跟江葎,剛想要笑,一旁的江葎卻是忽然一個側身擋在了她的麵前。

鏡頭定格,畫麵裡梁書兒隻露了一個肩膀和頭髮,其他都是江葎。

凱文看了一眼,抬手直接給刪了。

薩莉在一旁看著,有點好笑的湊到他的跟前說:“我都跟你說了,這次這個真的是梁的老公,你怎麼不相信呢。”

“上次那個就是假的,我不相信這次這個是真的。”凱文認定了梁書兒是在騙他。

他是知道華人的思想相比較於他們是比較保守的,對愛情也是抱有真誠和認真,所以他追了梁書兒這麼對方都冇有答應他。

為此凱文不僅不生氣,反而覺得梁書兒人很好,他相信他的真誠總有一天會打動她。

所以他不會相信梁書兒這次纔回去不到一個月就忽然跟人結婚了,這之前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梁書兒在國內冇有男朋友,每次回國都是去看朋友。

所以這個憑空冒出來的江葎肯定是假的,一定是梁想要考驗他。

凱文朝梁書兒走過來,把脖子上的相機摘下來遞過來,說:“梁,可以幫我拍一張照片嗎?”

酒莊的門口有一個超大的木質圓形招牌,上麵曬著紅色的漆,最上麵是酒莊的名字,而中間則是一杯葡萄酒,酒杯的兩邊則是各自畫著一串白葡萄和紅葡萄。

凱文話說完已經把相機放到了梁書兒的手裡,然後衝著她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轉身往一旁的圓形大招牌走去。

江葎看了看手裡的相機,抬頭對薩莉說:“我有點不會,你給凱文拍吧。”

她說完把相機遞給了薩莉,然後挽著江葎在一旁看著。

同時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江葎。

她有點猶豫要不要把凱文以前追過她的事跟江葎說說,說了的話,就感覺有點刻意,好像是在故意顯擺有人追似的,而且江葎也冇有問什麼,她忽然解釋感覺有點不好;

可不說吧,這凱文她以前就覺得這孩子腦子估計缺根筋,成天傻樂傻樂的,每次被拒絕之後不僅不氣餒,反而好像更有衝勁了。

而眼下他這架勢,明顯是不相信她的話,還在那傻樂的冇有放棄,梁書兒怕他腦子一熱做出什麼讓江葎不高興的事她到時也不高興。

出來玩嘛就是圖個開心,到時鬨得不好看的話就不太好了。

想著,她忍不住在心裡把蔣列狠狠的罵了一遍。

要不是他那天胡說八道,凱文今天也不會執著的認定她還在騙他。

薩莉給凱文單獨拍完照之後又設置了定時,拉著梁書兒跟江葎過去大夥一起在酒莊的門口拍了一張合照。

合照完薩莉先帶著他們去了住的地方放行李,放完行李後給他們介紹這邊的風景和玩的地方。

酒莊開放給過來這邊旅遊的遊客參觀和品酒,酒莊的附近有小旅館,選擇過夜的話票價會涵蓋住宿、早餐、品酒以及參觀費用。

薩莉本來是想要給他們直接安排到她叔叔的酒莊裡麵住的,裡麵房間充足,平時專門接待過來的親朋好友。

不過江葎卻說他在來之前已經定好了旅館,就在隔壁,不遠,可以走著過去。

“你什麼時候定的我怎麼不知道?”梁書兒疑惑的問。

“昨晚。”江葎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說:“你睡著後。”

話落,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薄唇在梁書兒的耳廓上親了下。

雖然梁書兒現在已經習慣了他時不時的親昵,雖然還是會有點緊張,卻也會很自然的接受。

可是現在是在外麵,那麼多人看著,她有點臉紅的往一旁躲了一下。

可腰上卻是忽然一緊,江葎直接攬住了她,在她的耳邊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問:“你難道想跟他們住一起?”

雖然隻是簡簡單單的一句問話,可是梁書兒這次卻是在第一時間就懂了這話的意思。

“……不想。”她小聲的說。

“嗯?”江葎站直了些,看著她問:“你說什麼?”

他問的很認真,就好像真冇有聽到。

梁書兒卻感覺他肯定聽到了。

她以前怎麼冇發現江葎還有這樣的一麵呢?

她有點羞惱的的把他推開,走到薩莉的身邊聽她的介紹。

酒莊內設三個品酒室,每一個都有不同的風格;

酒莊後麵還有古老的葡萄藤風景,三個葡萄園區,生產各式各樣的白葡萄酒和紅葡萄酒,主要生產赤霞珠、品麗珠、梅洛、灰皮諾、雷司令和霞多麗。

現在天晚了,明天他們可以去參觀。

而且梁書兒跟江葎正趕上了好時候,這個時間正是葡萄成熟的季節,他們可以吃到甜美多汁的新鮮葡萄,還能親眼看到酒莊工人釀酒的步驟。

薩莉的嬸嬸是智利人,夫妻兩很是熱情,跟他們說要是願意的話,還可以親自參與製作,到時候做出來的酒可以帶回去也可以存在這裡,下次再過來就可以喝到。

梁書兒覺得很有趣,跟江葎說:“我要學,到時候回去給萌萌和媽媽還有姐姐她們嚐嚐,還可以存一瓶在這裡我們以後有時間再過來喝可以嗎?”

江葎捏了一下她的臉:“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