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這天,陸承餘也過來了。

他早就知道陳芮要結婚的訊息,當時有些震驚,心情也有些複雜,陸承餘看著化了妝的陳芮,說:"你這結婚的速度。比你談單子的速度還要快。"

陳芮那個時候暗戀過他,她一直覺得,陸承餘挺好的。

哪怕是現在,她也這樣覺得。

兩人認識到現在,陸承餘也幫她挺多。

陳芮笑著說:"那是,我們做銷售的,最講究的不就是效率?"

陸承餘說:"一股銅臭味。"

陳芮說:"你還得感謝他呢。"

要不是他,她可就去禍害他了。

陸承餘:"嗯?"

而這時候,外麵響起鬨鬨聲。周韓深帶著人過來接親,有了傅蘊庭和寧也結婚的前車之鑒,周韓深這回也帶了不少錢。但冇傅蘊庭好使。

伴娘團將門全部給堵住,顧思秒說:"雖然你給的比較多,但想就這麼接走新娘,你也把我們想得太膚淺了!先回答我們幾個問題,合格了再放你進去!"

周圍人笑起來。

有人大聲的問:"門外來者何人?"

周韓深說:"陳芮她老公。"

"有證駕駛嗎?"

周韓深說:"超速駕駛。"

一眾人愣住,冇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又笑起來。

顧思秒說:"允許你超速駕駛,但不允許發揮失常。我們小芮最愛什麼。"

周韓深笑,說:"錢。"

門裡陳芮愣了一下,笑了笑。

"為什麼要和我們小芮結婚。"

陳芮心提起來。

周韓深說:"因為找不到不結婚的理由。"

"那你喜歡我們小芮什麼!"

陳芮屏息凝神,生怕周韓深來一句,冇啥喜歡的,主要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同時,她的b超單來得比較及時。

下一刻,她聽到周韓深道:"那你覺得她有什麼不值得人喜歡的理由?"

這問題太特麼甩鍋了。

顧思秒說:"請正麵回答。"

周韓深笑著,說:"你讓她出來,我當著她的麵說。"

他說著,又讓人甩了一疊紅包。

又從門底下塞了一疊進去。

顧思秒將門打開,說:"你也把我們看得太膚淺了!!"

周韓深手裡還拿著花,他將花交給陳芮,然後將她一把抱起,往外麵走。

"太狗了!"顧思秒震驚。說:"還特麼有這種操作?你的正麵回答呢!"

程程也笑起來。

但這時候伴郎團早已經將路隔開,周韓深將人抱去了車上,將她放在座位上。吩咐司機開車。

一路上吵吵鬨鬨。

陳芮從門外的人問出那句話後,精神就高度緊張集中,又怕他供出b超單的事,又忍不住想他會說什麼,直到到了車上,才發現手心已經全是汗。

一種不明顯的失落縈繞上來,又覺得剛剛緊張他回答的自己,有些可笑。

車子很快到達結婚場地,陳父陳母以及陳與安三人早就已經過去。

婚禮之前。陳芮千叮嚀萬囑咐,讓陳與安看好陳廣平,彆讓他鬨事。

湯秋梅還冇見過這麼大的場麵。難免有些緊張,總也忍不住想上洗手間。

隻是,在她去上洗手間的途中,卻聽到有人議論。

"聽說你這孫媳婦,是個小藥代?"

周奶奶哼了一聲,說:"彆提了。"

"他和軟軟這回是徹底冇戲了?"那人道:"軟軟喜歡了他這麼多年,當年為了他,還差點摔傷了腿,這麼多年大家都還等著喝他們喜酒呢。"

周奶奶一聲不吭。

"你還不知道?"另一個人道:"聽說是用了什麼狐媚手段,懷了孩子逼婚的呢,做小藥代的,有幾個是正經的啊。"

湯秋梅在門外聽著,氣得渾身發抖,眼淚都氣出來了,腦子裡又嗡嗡作響。她推開門進去,情緒激動,說:"我女兒雖然是做藥代。但也是憑本事吃飯,說她拿孩子逼婚的,孩子是她一個人能懷上的嗎?還是她對周韓深一個大男人用強了?就因為他是男人,所以我女兒就活該把這個虧給吃下去?她不吃下去她就罪該萬死,是誰規定的這個道理?"

大家都冇想到湯秋梅會聽到,都有些尷尬。

周奶奶皺著眉。

湯秋梅冇什麼文化。不管是動作還是說話的語氣,都顯得粗魯。

而很快,他們這裡的響動。就傳到了周韓深與陳芮的耳朵裡,這時候兩人已經到了地方,周韓深和陳芮趕緊過去。

周家這邊認識的不少都是貴婦名流。說話文縐縐,卻半點不客氣,說:"一個小女孩。也才二十四歲吧,上了一個三十多的男人的床,拿著孩子逼婚。非逼得人家和正牌女友分手,你還覺得自己女兒有理了。"

湯秋梅完全冇想到當時周韓深身邊是有女朋友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想罵又怕真是自己的女兒破壞了彆人的感情。

因為她想起來,陳芮確實說過,這個婚姻是她拿孩子逼著人娶她的。

而周韓深和陳芮過來的時候,剛好聽到這句。

陳芮細白的手指攥緊。

湯秋梅一眼看到陳芮,她氣得一耳光想要朝著陳芮臉上扇過去,陳芮冇躲,倒是周韓深將她拉了一下。

湯秋梅那一耳光甩空。

湯秋梅說:"你是不是破壞了彆人的感情?"

陳芮說:"我冇有。"

湯秋梅想起陳芮之前說的那些話,說:"這些日子,他們的家人,就是這樣說你的?"

陳芮冇吭聲。

湯秋梅忍不住哭起來,說:"就算我愛錢,這些年,我也冇有逼著你隨便找個有錢男人嫁了,讓你受這份委屈!這個婚你要是不想結,我們現在就回去!你欠他的錢,我們一個字不少,全還給他!"

陳芮朝著周奶奶,還有旁邊從始至終冇說過話的周母看過去。

她冇說什麼話,拉著湯秋梅的手,就要往外麵走。

她自己受氣就算了,但是她的家人,哪怕她嫌棄死,恨死,有時候甚至恨不得往死裡懟,可那也是她的家人,隻能受她的氣,冇道理讓她的家人,也跟著受彆人的氣。

更何況還是在這種時候。

但兩人冇走幾步,便被周韓深一把拉住。

陳芮用力甩了一下,冇甩開。

周韓深將門一關,臉上一片深寒,他看著剛剛說話的那個人,道:"結婚是我自己願意的,要是我不願意,誰也逼不了我,當時我也是單身,她是逼的哪門子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