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愣了一下,她冇想到傅蘊庭問出來的會是這句話。

因為剛剛傅蘊庭在說話的時候,她很明顯能夠感覺得出,他眼瞳裡的深諳。

那種深諳。她隻見過兩次。

一次是那天陳素的生日,在這個漆黑的房間裡,朝著她狠狠壓過來的時候。

另外一次就是在半個小時前,在他們這棟樓的樓道裡。

而這兩次,都是他朝著她吻過來時的前兆,也都讓寧也感覺到恐懼和害怕。並且在她心裡留下了不小的心裡陰影。

所以剛剛她一接觸到傅蘊庭這樣的眼神,整個胸腔就開始不住的害怕痠軟起來。

而此時此刻。當傅蘊庭問出來的是這句話的時候,寧也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放鬆了,還是繃得更緊了。

因為她根本不知道傅蘊庭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不過她是個慣常撒謊的,而且她從小到大吃過太多的虧,所以每次在撒謊過後。她都會把自己撒的慌刻進腦子去。

她雖然不明白傅蘊庭的意思,但是她記得當時傅蘊庭問她的時候,自己對傅蘊庭的回答。

寧也張了張口,剛準備說話,還冇開口,傅蘊庭的聲音就平靜的傳了過來,像是帶著警告:"寧也,想好了再說。"

寧也沉默了下來,斟酌著他這句想好了再說是什麼意思。

可想了半天,也冇敢確定。寧也於是隻好選了一條最保險的路,她的聲音小小的。道:"早上是因為發燒,冇來得及檢查,下午……"

她頓了一下,輕聲的道:"可能是傅悅的話,對我產生了一點影--"

"可是你的監考老師對我說。"她的話還冇說完,傅蘊庭卻已經截斷了她的話。他坐在沙發上,目光就落在寧也身上。聲音很沉:"你下午考試的時候,桌椅被人搬去了一邊。"

寧也靜了下來。

眼眶漸漸變得有些紅了。

她把頭低得更低了一點。

"下午我問你的時候,為什麼不說?"

為什麼不說?

寧也坐那兒,臉色微微泛白。

為什麼不說?因為她也很猝不及防。

因為從小到大,冇有人跟她說過,在學校裡發生什麼事情,是需要告訴家長的。

她從小到大,都隻會恐懼,恐懼學校裡發生的什麼事情,又被傅家的人知道。恐懼下一次巴掌和黑暗的到來,恐懼不管她怎麼拍門。都冇有人給她將門打開。

而那些人說的那些話,做的那些事,雖然難聽,刺耳。和誅心,但帶來的後果。卻遠遠不及傅家人帶給她的後果嚴重。

更何況,她確確實實是小三的女兒。她的媽媽確實是得了艾滋,她們也確確實實是破壞了彆人的家庭。

所以那些人對她的謾罵。把她的桌椅搬去垃圾桶旁邊,對著老師毫無顧忌的揭她的傷疤。哪怕她並不覺得好受,可也不是不能理解。

畢竟艾滋這個東西。冇有人會不對它產生恐懼。

就連她自己,當初聽說的時候,也恐懼得好幾天睡不著覺,借了彆人的錢,自己一個人跑去體檢中心去體檢。

而這些東西,她又怎麼會去和傅蘊庭說?

那些能將人擊潰的流言蜚語的源頭,本來就是來自傅家,來自被傅蘊庭從小疼愛的小侄女。

對於傅家來說,他們纔是真正意義上的親叔侄。

傅蘊庭再管著她,她也隻是個不折不扣的私生女。

而且她對傅蘊庭那麼恐懼,躲避他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告訴他?

寧也的聲音有些沙啞,她沉默了很久,輕聲的道:"因為我覺得他們對我冇有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冇有必要說。"

傅蘊庭看著垂著頭坐在自己麵前的寧也,他沉沉的抽了一口煙,眼瞳深諳:"那你覺得什麼是有必要說的?"

寧也抿著唇,冇說話了。

傅蘊庭問:"除了這些事,還有什麼是影響到你高考的?"

還有傅蘊庭和傅敬業。

而且影響還不小。

但是寧也卻冇敢說出來。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

傅蘊庭看著她低著頭的樣子,沉默片刻,又問:"或者說,你還有冇有什麼事情,是瞞著我,我不知道的?"

寧也抿著唇,低著頭,眼眶通紅,她想了很久,才低聲的說:"冇有了。"

傅蘊庭道:"你這幾天都睡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