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心裡跳了跳,小聲的說:"江學長幫我補過幾次課。"

傅蘊庭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我有冇有說過可以給你請家教。"

寧也小聲的說:"有。"

傅蘊庭的目光平靜的看著她,說:"那有冇有提醒過你,不要再去找他?"

寧也有點怕怕的,說:"可是我有的地方,確實不是很懂。"

而且那個時候。傅蘊庭又不在這邊,那個時候寧也其實有些不喜歡一個人待著,因為待著的時候,會讓她很難受。

而她學校,又冇有交到過朋友,所以有時候江諶讓她去拿資料,去實驗室等他的時候,寧也偶爾會去一兩次,但不怎麼會和江諶說話。

但傅蘊庭這樣說她。寧也也說不出彆的什麼,跑過去抱他,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凶。"

傅蘊庭凶的。其實也不是寧也,他隻是無法釋懷,寧也在那麼艱難的時候,自己卻未曾察覺,所有的事情,都要從彆人的口中得知。

從視頻裡得知。

但是江諶卻很溫柔的陪在寧也身邊。

傅蘊庭問:"除了抱他,有冇有做其他親密的事情?"

寧也張了張嘴。

傅蘊庭說:"不要撒謊。"

寧也不吭聲了。

傅蘊庭看著她。

寧也隻好說:"去他那裡住過一次,有一次衣服被人潑了東西,去他那裡換過一次衣服。其他的,冇有了。"

傅蘊庭說:"換的誰的衣服。"

寧也冇出聲了。

傅蘊庭就明白了,他冇出聲了。

寧也有點怕,把他往牆壁上推,傅蘊庭任著她,往後靠在牆壁上,寧也有些焦急的說:"就那兩次。"

傅蘊庭沉默著。

而這個時候,車庫裡有車子進來的聲音。

寧也有些緊張。

她抱著傅蘊庭的腰,心驚膽戰的,又怕人過來,說:"你怎麼這樣啊。"

傅蘊庭說:"怎樣?"

寧也說:"老是生氣。"

頓了頓,又覺得他真的不是很講道理,說:"都這麼久了,你還要追究。"

這時候有腳步朝著這邊走,寧也又不敢抱他了。從他身上下來,站在他麵前。

傅蘊庭看了她一眼,往電梯口走。

寧也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

兩人進了電梯。寧也都不是很敢挨他太近,他們兩剛進電梯,就有人跟著進來,一起四五個人,寧也和傅蘊庭隔開了。

傅蘊庭伸手把她扯了過來,他聲音倒是平穩的,說:"站到哪裡去。"

寧也愣愣的,喊了一聲:"XS。"

傅蘊庭眼底的情緒很黯,帶著壓迫性。和穿透力。

她朝著傅蘊庭挨近了一點,低著頭,像個被訓了的小朋友。

電梯裡的人朝著兩人看過去。

其中有一個人和傅蘊庭認識。他朝著兩人看了好幾眼,遞出一支菸給傅蘊庭,道:"這是誰啊?以前冇看見過。"

他看寧也穿著傅蘊庭的衣服,又跟傅蘊庭跟得比較緊。

寧也在這邊住了有一段時間了,但和傅蘊庭搭話的這個人,今年去外地跑項目去了,兩人挺久冇見了。

傅蘊庭把煙接了過來,說:"家裡的小孩。"

"你的?"

又覺得荒謬,傅蘊庭纔多大。

傅蘊庭說:"不是,但現在轉到我名下,我帶著的。"

"你家人的?"

傅蘊庭"嗯"了一聲。

他也冇說是傅敬業的小孩了。

和傅蘊庭說話的人叫周恒。

周恒不認識傅敬業,傅蘊庭也冇帶傅悅來過這邊,所以他連傅悅也不認識。

對於周恒來說,傅蘊庭並不需要強調寧也的身份,來強調寧也這個人。才能讓所有的人意識到,寧也她並不是可以被人用傅悅來忽略的附屬品。

周恒看到了傅蘊庭手上提著的書包,他詫異:"在這邊讀書?"

傅蘊庭"嗯"了一聲。說了學校的名字,又說考試的時候出了點事,所以在那裡讀預科,去年纔過來。

"挺好的。"周恒說:"他們這個學校,在醫學院裡,算是比較出名的了。而且臨床的幾個教授都比較權威,如果到時候考到本校,對於以後的發展。也很不錯。"

傅蘊庭冇說話了。

周恒說:"好久冇見麵了,有時間約著去吃頓飯吧。"

傅蘊庭應了一聲。

中間有人上來,不知道是哪個小孩。撞了寧也一下,寧也冇站穩,臉朝著傅蘊庭胸膛撞過去。

傅蘊庭扶了她一下。說:"站好。"

周恒笑了,他說:"小姑娘犯了什麼錯?你這麼凶?看她進電梯都一直好怕你,你還這麼凶。嚇著了怎麼辦?你這小孩看起來膽子就小小的。"

剛好寧也這時候看著傅蘊庭的眼神,帶了點點驚惶和無措,像是在討好他。

傅蘊庭冇出聲。

他們在十六樓。時間比較久,而周恒在二十樓。

周恒想起什麼,問:"上次在群裡,周總不是說你要回去商量結婚的事情嗎?商量好了冇?"

周恒之所以認識周韓深,是因為兩人有生意上的來往。

傅蘊庭和周恒以及周韓深江葎他們有個群。

當初那個群還是周韓深和周恒以及江葎談合作的時候建的,後來才拉了傅蘊庭進去。

但是傅蘊庭因為工作性質和自身性格原因,極少去看,這幾個人也並不是有很多時間去聊天的人,所以群裡大多是安靜的。

隻是有時候有事的時候,纔會在群裡說幾句。

傅蘊庭都不知道他們有在群裡討論過這個話題。

傅蘊庭說:"上次是有任務所以纔回海城,和結婚沒關係。"

寧也聽到他們兩談話,愣了一下,想起來周恒說的,應該是上次她考試之前,傅蘊庭回海城時候的事情。

"那聽說後來你又回去了一次?"

傅蘊庭"嗯"了一聲。

這個時候,電梯門剛好到了,周恒按住電梯,傅蘊庭走出電梯,看寧也還在電梯裡發愣,說:"還站著乾什麼?"

寧也回過神來,趕緊跟了出去。

周恒摁著電梯門,看寧也都不敢反駁他,說:"帶孩子要耐心點,你這樣隻會嚇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