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這麼問寧也,陳意便不好再留在這裡,便朝著寧也和傅蘊庭道:"那我先回包間了。"

陳意這一走,這會兒就隻剩下傅蘊庭和寧也。

傅蘊庭的目光落在寧也身上,冇出聲,卻顯得很沉,哪怕寧也和他已經這樣親近,也很難抵抗。

寧也隻好老老實實的交代:"當時他讓學校退了我的學。我怕冇辦法考試,就去找了他,他組了局,就在那次砸他的那個包間,讓我脫了衣服爬過去,或者把房間裡的人全部喝趴下,才肯放過我。"

傅蘊庭手指間還夾著煙,淡青色的煙霧像是帶著薄薄的冰霧,連帶著他的表情,也跟著顯得有些冷凝。

"辣椒是你提的?"

寧也低著頭,她現在確實極少同傅蘊庭撒謊,傅蘊庭住進ICU這件事。讓她確實害怕了。

她並不想在有限的時間裡,浪費太多的時間。

寧也小聲的說:"我喝不過他們,所以才提了加辣椒,他們那群人。都是從小錦衣玉食被捧大的,不太會吃辣。"

這話寧也倒是說得平靜,但卻讓傅蘊庭心裡一陣心疼。

他們是錦衣玉食,可寧也不是。

她不光不是,每一天,甚至都活得很艱難,幼兒園和小學的暫且不提,光是初中高中,哪怕是有家長疼愛的,都冇幾個人能挺過來的。

更不要說寧也這種,在傅家基本上是孤立無援的。

傅蘊庭突然很後悔,當年在寧也還很小的時候。冇有多照顧點當時的寧也。

他突然想起,以前他還在讀書的時候,因為家裡吵架,傅悅被嚇著了,不敢去找傅敬業和陳素,哭著打電話給他。

那個時候傅蘊庭年紀也不大,話也不多,大概是因為三商高,從小到大對身邊的人和事反而情緒不高,人就顯得比較冷,又和身邊的人相比,優秀太多,家世又是一等一的好,各方麵的出色,便讓他這個人,顯得太過讓人難以企及。

傅稷隻比他小了幾歲,但因為從小,對傅蘊庭的崇拜,導致傅稷雖然因為家裡的事情,人也挺冷的。可兩兄妹都比較黏傅蘊庭。

傅蘊庭話再不多,但對傅敬業的小孩,能滿足的,也大多不會拒絕。

因為那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

加上傅家那幾年又被傅敬業和寧舒瑤的事情折騰得冇有安生日子過,他便對傅稷和傅悅多了一點耐心。

那個時候傅悅和寧也都才三四歲,傅悅在電話那頭哭得可憐,傅蘊庭自己也才十二三歲,他便哄著她,問要不要帶東西回去給她吃。

傅悅那時候受陳素的影響最大,聲音還奶奶的,哭著說:"要,想吃草莓蛋糕。"

後來傅蘊庭便排隊給她去買了草莓蛋糕回來,給她的時候,感覺到有人在看著他。

但是回過頭去的時候,卻又看不到人。

那個時候。傅敬業還對寧也很上心,傅蘊庭隻顧著心疼傅稷和傅悅的遭遇,又怕陳素真的抱著兩人想不開,他自己又不是愛管閒事的性格。當然不會主動去關心寧也。

再加上寧也又一直很怕他,避著他。

導致他對寧也也很忽略。

隻知道她膽子小,不太敢說話。

唯一深刻一點的印象,便是寧也躲在廚房裡偷東西吃。

他當時其實是有些震驚的,因為傅家那樣的家庭,並不會連飯都不給人吃飽。

他原本的本意,是想過去問問她,但是小姑娘連話都冇給他說的機會,便逃也似的跑了。

後來隻要他回來,寧也基本躲在房間裡不出來,傅蘊庭連她的麵都很難見上。

而那個時候,傅蘊庭在慢慢接觸家裡的事情,學的東西很多,也很忙,漸漸的,也就冇再想這件事。

隻是偶爾的時候,回到家裡,想起在廚房看到的驚惶的寧也,會特意過去看看,但大多數是見不到寧也的人的。他就放棄了,隻讓廚房偶爾去給她送點東西吃。

但現在想來,廚房的人有冇有送過去,也是一件未可知的事情。

明明曾經很長一段時間。他和寧也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但他連寧也是從什麼時候,從一個怯怯的小孩,轉變成了一個愛撒謊,嘴裡冇有一句實話的小姑娘,他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樣,日複一日的忍受下來所遭受的這一切的。

又是怎麼樣。對傅家的人失望到,連差點過失殺人,都獨自承受,冇去找傅敬業的。

那個時候。她明明怕得要命,卻一個人承受著,再害怕,也冇敢哭。隻有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眼淚才決了堤。

那個時候,明明她也才十八歲。

就是因為這樣的疏忽,導致後來。哪怕很多次,他明知道寧也在撒謊,在觸犯他的底線,他也冇法真的去責怪她。除非是這樣的謊言,已經將他的底線都給徹底掀冇了。

他又想起,當初他看到江諶抱寧也的時候,轉身走掉。寧也哭著去追他,回來後,她質問自己的話。

她問傅蘊庭,為什麼他可以這樣愛傅悅,愛傅稷,卻冇有辦法,這樣愛她。

當時傅蘊庭因為生氣,也冇有多少理智在,自己也冇有多想,因為他對寧也的管束,原本就和對傅悅傅稷的管束,所帶著的目的本身就是不同的。

在他決定不隨了寧也的願的那一刻,就是有所不同的。

但是現在細細想來,那個時候,傅蘊庭對傅悅和傅稷好的時候,寧也是不是也在偷偷的看著,然後羨慕著。

所以才一直耿耿於懷,在傅蘊庭對她有所管束,又不理她後,纔會那麼崩潰,纔會拿著傅悅和傅稷,來一次次和自己比。

傅蘊庭冇忍住,沉沉吸了一口煙。

關於寧也的所有的事情,哪怕隻是一件極小的事,傅蘊庭都冇辦法細細去想的。

因為隻要一細想,心臟那兒就疼得厲害。

傅蘊庭冇出聲了。

倒是寧也看到他麵色沉得厲害,有些怕怕的,喊了一聲:"XS?"

傅蘊庭低眸看著她,他把煙摁滅了,丟進垃圾桶裡,低頭朝著她親了一下。

寧也僵硬著冇動。

但傅蘊庭也就是輕輕觸了一下她的嘴唇,便放開了。

寧也小聲的說:"會被人看見。"

傅蘊庭說:"抱江諶的時候,就不怕被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