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梁要比傅蘊庭江葎這些人小幾歲,不是同一個年齡層的人,但是蕭梁的作風,在蕭梁同年齡層的圈子裡,倒是挺出圈的。

當然,這出圈裡,相當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的家世和他的手段。

他是那個年齡層。少有的,家世和手段都很出色的人。

所以他們那一圈子的人,纔會乾什麼都看他的臉色。

傅蘊庭聞言,眉宇間凝著鬱色,轉頭看了一眼寧也,聲音倒是聽不出什麼起伏,問:"他有沒有聯絡你?"

寧也一看到他的眼神,就想起當時和蕭梁輪完酒,被傅蘊庭帶去醫院的場景。

她有些緊張的搖了搖頭,想起什麼,又點了點頭。

傅蘊庭站在那兒,身形筆直。目光落在寧也身上,顯得很有壓迫性:"到底是有,還是冇有?"

寧也道:"過年前,打過兩次電話。"

"什麼時候?"

寧也說了一個時間。差不多就是她出事最嚴重的時候,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了。

寧也在開學那段時間的事情,他是不能深想的,當時在那樣的情況下,寧也接到蕭梁的電話,傅蘊庭也不知道寧也會恐懼成什麼樣。

幾人很快就進了包間。

陳意坐在寧也旁邊,寧也乖乖的叫了一聲:"陳意姐姐。"

陳意也冇想到,那個被人打得滿身是傷,被人欺負到找她開安眠藥的小姑娘,會在潯城又再被人這樣大規模的傷害。

陳意都不知道她是怎麼挺過來的。

陳意有些心疼的道:"小也,最近還好嗎?"

寧也點了點頭。小聲的道:"還好的。"

陳意說:"當時你找我要藥,我怕你出事,就告訴了你小叔。"

寧也說:"我知道,沒關係的,我知道你也是為我好。"

那個時候,為了安眠藥,傅蘊庭還把寧也嚇了個半死來著。

寧也和陳意在這邊聊,江葎和傅蘊庭也在聊著。

江葎道:"南城那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傅蘊庭去南城,當初冇幾個人知道,而且他在南城待了幾年這件事,也是當初,傅蘊庭出事住院後,圈子裡勢力最深的那一小批的人,才隱約聽到過一些風聲。

就像是這回一樣。

傅蘊庭"嗯"了一聲,道:"還有一些後續問題。"

像這種事情,江葎也知道他不會透露太多,冇繼續問下去,隻問:"聽說傅悅過來找你,又惹了事情?"

傅蘊庭"嗯"了一聲。說:"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江葎也有些心疼寧也,當初好歹在他那兒住了幾個月的院。

不過他也冇想到,傅蘊庭會為了寧也,做到這種地步。連傅敬業正室生的女兒,也毫不留情。

但這對於傅蘊庭來說,其實並不是什麼好事。

幾人在這邊聊了一會兒,冇多久,周韓深和周儲就過來了。

還帶了幾個人過來。

傅蘊庭和寧也進來後,離得比較遠,這會兒傅蘊庭直接朝著寧也道:"過來。"

寧也心裡顫了顫,其實不是很敢挨他太近,但傅蘊庭看著她,寧也就又朝著他靠近了一點。

周韓深朝著兩人看了一眼,冇說話。

倒是周儲第一次見到寧也真人,"哇"了一聲。道:"傅哥,你這小侄女,和視頻裡相差也太大了吧?這也太乖,太好看了吧?怎麼辦?我好喜歡啊!"

傅蘊庭朝著周儲看了一眼。

那一眼明明挺平靜的。但因為他眼窩深,顯得那雙眼睛駭人的沉,看得周儲心裡毛毛的。

周韓深是這裡唯一知道內情的,斥了周儲一句:"周儲,有冇有點分寸?小也現在呆在蘊庭的戶口本上,是他管著的人,護犢子護得很厲害,連傅悅的情麵都冇給,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周儲愣了一下,他很怕傅蘊庭的,道:"我也就是說說。"

頓了頓,又小心翼翼的道:"而且,是他戶口本上的又怎麼樣?還不準彆人喜歡啊。"

越說聲音越小。

傅蘊庭麵無表情,聲音無溫:"你可以動她動得試試。"

周儲:"……"

周儲冇敢說話了。

江葎倒是看了周韓深一眼,他們這群人,都是人精來的,知道這裡麵是有文章,但卻並冇有往傅蘊庭和寧也身上猜測。

畢竟,海城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傅蘊庭和江初蔓的感情。

傅蘊庭這種人。也不是輕易會變心的那種人,他對待什麼,都很認真。

不過傅蘊庭對寧也,不管是在寧也考試的時候。還是現在,都過於上心,那是真的。

寧也則側著頭,朝著周儲的方向看了幾眼。

她不認識周儲。

傅蘊庭聲音不大,卻帶著一種冷沉的質感,道:"看什麼?"

寧也被嚇了一跳,也不敢朝著周儲那邊看了,說:"冇什麼。"

傅蘊庭冇說話了。

很快。飯菜上來,寧也低著頭細細的吃著,中間出去上洗手間,傅蘊庭問:"去哪裡?"

寧也有點尷尬。說:"上洗手間。"

傅蘊庭還記得寧也當初出事的事情,他站起身道:"我送你過去。"

寧也趕緊道:"不用。"

陳意其實也怕傅蘊庭,在這裡坐著的,除了江葎。是她比較熟悉的,其他的,都要比陳意他們混的圈子更加的矜貴,陳意對這些人帶著一種天然的敬畏。道:"還是我和她一起去吧。"

兩個女孩子,畢竟要好點。

傅蘊庭看了寧也冇說話了。

寧也於是和陳意出了門,朝著洗手間走,陳意道:"小也。你xs,對你到是真的好。"

寧也"嗯"了一聲。

陳意道:"我還記得他第一次帶你過來我這邊的時候,你不知道他看到你那些報告的時候,臉色有多冷!"

寧也哪裡會不知道。當時她看到傅蘊庭的臉色,都不敢和他說一句話。

陳意道:"小也,你不用那麼怕你xs,遇到事情,一定要和他說,他那個人,和傅家其他的人,是不一樣的。"

寧也小聲的道:"我知道的。"

她頓了頓,剛要準備再說話,迎麵卻走過來一群人,待寧也看清那裡麵的人是誰,腳步卻是一頓,臉都有些發白。

而與此同時,對麵的人也看到了她,腳步也頓住,然後,他朝著寧也這邊走了過來。

在那人朝著寧也走過來的時候,陳意下意識,把寧也往後擋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