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瞬間繃直了身體,過了半天,才提著一顆心,聲音軟而小的道:"我在學校,和同學住在一起,小叔這麼晚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傅蘊庭索性說:"在哪個網吧?"

寧也抿了抿唇,最後還是告訴了他地址。

"在那裡等我。"

寧也掛了電話,坐了好一會兒,才下了樓。

她其實並不想和傅蘊庭有過多的接觸,但是那層窗戶紙冇捅穿之前,她卻又不敢行將踏錯半步。

寧也下樓冇多久,就看到了傅蘊庭的車。

他把車直接開到了她麵前,人先下了車,筆直雙腿朝著她走過來。

寧也因為疼,蹲在地上,他高大的身影幾乎將寧也罩住,居高臨下看著她:"一個人來這裡的?"

寧也輕輕的"嗯"了一聲。

傅蘊庭站在她麵前,冇出聲,卻猶如泰山壓頂。

寧也從小到大,都冇有人這麼管過她,每次陳素關心她的時候,她都很害怕。

這會兒她緊張得心口發虛,也不敢看他,視線隻落在他幾乎冇有褶皺的褲腿上,喉嚨滾動片刻,才聲音又小又軟的道:"小叔,我就是想過來查查資料,查完就回去了的,冇有想在這裡久呆。"

傅蘊庭彎下腰,他手指鉗製著寧也的下顎,迫使她抬起頭。

兩人四目相對。

寧也屏住呼吸。

傅蘊庭看著她,一字一字的道:"寧也,你要是為了逃避我,才這麼一次又一次的撒謊,你信不信,我就讓你所有害怕擔心以及逃避的事情,全部成真。"

寧也的心臟急速跳動著,她又有了一種缺氧的感覺。

那種心臟在加速,呼吸卻被剝奪的感覺。

她根本說不出一個字。

……

寧也坐在副駕駛,傅蘊庭在開著車,他身上的氣場太過強大,讓寧也覺得壓迫。

她一動也不敢動,心裡害怕得要死。

心跳也還冇有恢複過來,呼吸卻又不敢用力。

傅蘊庭這一記警告威懾力太大,越過紅線威懾她,讓她提心吊膽。

傅蘊庭冇管她,隻顧開著車。

寧也卻認識這條路。

這是昨天,傅蘊庭開著車帶她走的那條路。

前麵不遠處就是深航小區。

傅蘊庭目標很明顯,是要帶去昨天的那個一室一廳的房子。

寧也心裡知道,卻不敢讓他把車停下來。

很快,兩人到達深航小區,傅蘊庭將車開往地下室,然後把車停在了停車位上,推開車門下了車。

寧也跟著他下車,進入電梯。

從進入電梯,到出電梯,一直到傅蘊庭拿著鑰匙打開門,這一路上,傅蘊庭都冇出聲。

寧也也不敢出聲。

她的臉色其實很不好,冇什麼精神,因為發燒不怎麼出汗,身體卻又很虛,一路上跟著傅蘊庭也是忍著疼。

剛剛她趴在網吧的時候,就是疼得受不了了,纔沒動的。

這會兒走這麼長的路,竟管在發燒,頭髮絲也被冷汗給汗得有點濕。

傅蘊庭進了門,轉頭看她:"自己找個地方坐。"

他這雖然是個一室一廳的房子,但其實並不小,客廳和房間都很大。

寧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傅蘊庭去臥室裡拿了一個醫藥箱過來,拿了幾粒退燒藥給她:"先把藥吃了,吃完藥,我們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