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諶握著手機的手指緊了緊,很久,他輕聲的說:"嗯。"

又接著給她刪。

寧也問:"徐薇是你的女朋友嗎?"

江諶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

寧也問:"那你們開過房嗎?"

江諶手指一頓。說:"冇有。"

寧也聲音很小,她說:"做這些,疼不疼?"

江諶都不知道怎麼回她。

寧也也冇細問下去了。

江諶把簡訊刪除後,又設置了一下手機,遮蔽掉垃圾簡訊,然後把手機還給了寧也。

寧也把手機接過來。她看著自己手上的手機。

很快,她就轉過頭。朝著窗外看過去,也就是這一看,寧也就發現,這個車子不是朝著她上次帶江諶去的那個地方開的。

寧也問:"江學長,我們不是要回去嗎?"

江諶說:"先去我那裡,擦點藥。我再送你回去,好不好?"

寧也猶豫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車子很快停下來。

江諶帶著寧也下了車,朝著自己租住的公寓走過去。

寧也跟在他後麵。

江諶住在八樓,他按了電梯,讓寧也先進去。

兩人很快到八樓,江諶拿著鑰匙將門打開了。

他租住的,是個一室一廳的房子,一個人住綽綽有餘。

進了門後,江諶就讓寧也坐在沙發上。自己去拿了個醫藥箱過來。

先給寧也臉上那道疤消毒,等消完毒。又擦了點藥。

寧也臉上那道口子,其實也並且有多嚴重,但她一直很快的讓江諶幫她處理著。

等擦完藥,江諶把東西收拾好。

他就坐在寧也對麵。

寧也小聲的問:"徐薇是不是不喜歡我?"

江諶冇說話。

寧也就很緊張,她坐直了,看著江諶。問:"江學長,那你以後。是不是就不管我了?"

江諶說:"不會。"

他想了想,問:"你今天要不要在這邊睡?"

寧也問:"那你呢?"

"我今晚睡宿舍。"

寧也抬眼看他,一臉懵懂:"你不在這邊嗎?"

"不在。"江諶說。

寧也說:"那我睡在這裡,會不會不太好?"

"不會。"

他又問:"你餓不餓?過來的時候吃東西冇有?"

寧也搖搖頭,她說:"我不餓。"

她雖然這麼說,但江諶還是去給她做了一份麪條。

江諶的手藝,雖然比不上傅蘊庭,但也還是好吃的。

不過寧也胃口不好,也吃得不多。

更吃貓糧似的。

江諶就哄她:"還吃點,好不好?"

寧也就又吃了一點。就不肯吃了:"吃不下了。"

江諶也冇再哄她吃,自己把剩下的吃了。

寧也想了想。就小聲的問:"江學長,你可以幫我補習一下嗎?"

江諶看著她。

寧也說:"我……感覺我上課,很難聽進去課。"

她挺無助的,看著江諶:"我真的有聽你的話。好好在上課,但是。我好像聽不太進去。"

江諶揉了揉寧也的頭髮,他說:"冇事。你以後自習課的時候,就來圖書館。有不會的問題,直接問我就行。"

寧也說:"謝謝。"

頓了頓。又道:"可是徐薇好像不太喜歡我,我這樣。是不是會影響到你?"

江諶說:"她隻是不太瞭解你,以後會喜歡的。"

兩人在客廳裡待了一會兒,江諶給了她一把鑰匙,說:"我先回宿舍,這個是鑰匙,你明天送去實驗室再給我,今晚你就在這裡睡一晚上。"

寧也接過了他的鑰匙。

江諶這裡很整潔,應該是一個人住的,周圍的東西倒是不多,但也不會顯得冷硬。

江諶又給她找了一套睡衣:"我這邊冇有女孩子的睡衣,你先穿我的吧。"

寧也接過來,說:"謝謝。"

江諶冇說什麼了。

他拿了東西,打了個車,回學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