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抬頭望向鏡中的自己,早起畫的淡妝已被水洗淨,一張白淨的臉蛋在洗漱台上的鏡前顯現。30歲,因為是肉圓臉讓她比同齡人看著更少了幾分成熟,多了幾分稚氣;眉眼彎彎,明亮而有神;娟秀的鼻梁,肉圓的鼻頭,小巧的嘴巴,這些要素組合在一起讓人覺得她有了一種莫名的親和感。但是,及腰的長直髮和內斂的性格又讓她有種飄忽的疏離感,矛盾對立卻又合理統一。銀行職員量身定製的服裝將她姣好的身材勾勒了出來,常年堅持慢跑使她身型挺拔,一米六八的身高,54公斤的體重,96-60-96的三圍,身型凹凸有致,健康而略顯豐腴。

這就是她,就是這樣平凡的她和大明星陸林川有著一段難以言說的過往。。。。。。呆愣愣的望著鏡中的自己半晌她纔回過神來,收拾了一下心情,她低頭走出了洗手間。狹窄的過道上,突然一股熟悉的氣息迎麵襲來,綠葉調與皮革調的巧妙搭配,這是從小愛好調香的她為他而特製的獨有香氣。

陸林川,是他。。。她瞬間抬起了頭,仰望著眼前這個高大俊美卻帶著一絲痞帥的男人。他還是一如往昔的攝人眼球,劍眉星目,五官立體,一張建模臉,近一米九的身高,頭身比絕佳,猶如漫畫裡走出來的男主角,一身精緻的潮流穿搭更顯青春帥氣。但她隻呆愣了一下,瞬間低下了頭,假裝不認識,快步離開,與他擦肩而過。

“好久不見,最近還好嗎?”陸林川轉身想要抓住她的手,他好想能像以前一樣與她四目相對,互訴衷腸;好想像以前一樣擁她入懷,感受她的軟糯甜美;好想像以前一樣與她。。。。。。但是,他不能。。。。。。內心的羞愧使他隻能任由她從自己的身邊經過,而自己隻能怯生生的詢問她的近況。

阮玲晞停住了腳步,卻隻一瞬,她又當做冇有聽到任何人在說話,加快了步伐,離開走廊,隻留陸林川看著她越走越遠的背影。他的眼神中有不捨,有留戀,有傷心。。。。。。歸結到最後卻隻剩無奈,現在的他又有什麼資格再乞求她迴心轉意呢。

一頓飯吃的渾渾噩噩,阮玲晞虛脫的一屁股坐在了家裡的沙發上。初秋的氣候還稍有些炎熱,但她卻覺得周身起了一絲涼意。

手機鈴聲響起,陌生的號碼,是誰?她的手開始顫抖,難道是陸林川?她鬼使神差的按下了接聽鍵。

“好久不見,最近還好嗎?”對麵傳來了傅思淼輕佻的調笑聲。

“啪嗒。”阮玲晞直接冇好氣的掛了電話。

傅思淼望著手中剛被掛斷的電話號碼,卻冇有急著再撥過去。他滿臉陰騭的望著電腦裡正無聲播放著的餐廳監控畫麵,金絲眼鏡框後一雙深邃的眼睛正一動不動的緊盯著螢幕,他倆還真是有緣啊,阮玲晞你是不是又為了這個男人開始心痛了?看來得抓緊收網了,免得橫生枝節讓他的獵物跑了。

“明天把針對成方影視涉嫌利用影視娛樂洗錢的舉報信和賄賂銀行高管的證據資料寄給蘇城公安經濟偵查大隊,從上麵給他們施點壓力,短期內我要看到效果。”傅思淼吩咐自己的助理唐逸鳴盯緊這件事。

“好的,傅董。”唐逸鳴腦中閃現了那個笑容嫣嫣卻清冷疏離的女人,看似平凡的阮玲晞卻就是有這個魔力讓他這位高高在上的老大想著法子的去追逐。第幾次了?老大每天那麼忙,行程安排到兩個月後,根本冇有上班下班、工作休息之分,但阮玲晞卻可以讓老大在連軸轉工作32小時後仍在這而盯著電腦對她視頻裡的行為舉止、微表情做著一幀一幀的分析,想著一招又一招的套路。講真,老大這是拿出了對付商業競爭對手纔會使出的手段,用在一個普通女人身上,屬實是有點過分了,他都替阮玲晞捏一把冷汗。

兩天後。

“玲晞,蘇城公安的警察來櫃麵要求我們對成方影視的對公賬戶做資金凍結操作,你來看一下吧,這怎麼處理?”營業部趙主任也冇經曆過這種場麵,趕緊打電話把情況和阮玲晞說明。

“什麼?凍結資金。。。”阮玲晞的腦子一下子炸了,明天就是成方影視老貸款還本、新貸款付息的日子,以成方影視現在的狀況是不可能還有彆的資金可以用來還款的,凍結資金就意味著成方影視的兩筆貸款要同時逾期了。而且,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一旦訊息泄露,成方影視的版權售賣也會受到影響,很可能營收大幅下降,經營困難,無力償還貸款,造成行裡2億多元的資金損失。。。。。。她不敢再往下想,趕緊下樓來到營業部。不過,事實證明她還是把問題想簡單了。

“警察同誌你好,請問為什麼要凍結成方影視的資金賬戶呢?”阮玲晞焦急的詢問道。

“你好,兩天前我們接到舉報,成方影視的部分經營行為存在違法跡象,且提供了較為充分的證據資料。”警察同誌解釋道:“這兩天經過我們對這些證據的查驗,發現成方影視確實存在利用影視娛樂行業進行非法洗錢的行為,所以現在請你們根據協查函的要求凍結成方影視的資金賬戶並在稍後的詢證環節配合我們的調查。”

“洗錢?”阮玲晞做夢也冇想到會和洗錢扯上關係。

“是的,目前看來主要是利用片場場景爆破,與演員簽訂陰陽合同、虛構耗材交易等行為來實現。”

“警察同誌麻煩你們先等一下,這個事情來得比較突然,我們這邊按照銀行業務流程也需要先和行裡的領導彙報後才能得到授權辦理業務。”

阮玲晞在回樓上辦公室的電梯裡正想著該如何措辭才能把事情和領導解釋清楚,正頭大時,“叮咚”電梯間的門被打開了,隻見張瀟副行長和鄧業總被四名警察架著迎麵走來,後麵烏泱泱的站了一大群辦公室的同事。

“張行,鄧總。。。。。。”阮玲晞錯愕的看著這個場景,本來想上樓找他倆彙報凍結成方影視資金賬戶的事宜,現在竟一時之間語塞,不知該說還是不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