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呲。。。。。。。”一聲尖銳而急促的刹車聲在早晨的車水馬龍中顯得格外刺耳。阮玲晞急忙下車檢視剛纔因闖紅燈差點被她撞到的電瓶車主情況。

“對不起,您冇事吧。”阮玲晞關切的問道。

“冇事冇事,急著上班,不好意思。”電瓶車主說著,頭也不回的忙著趕路去了。

世人慌慌張張,不過是圖碎銀幾兩,偏偏這碎銀幾兩,能解世間萬種慌張,保老人百年安康,兒女入得學堂,柴米油鹽五穀糧。阮玲晞望著電瓶車主離去的背影,心中不禁感慨。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呢,否則每次在麵對傅思淼時又何須如此焦慮與驚慌失措呢。昨晚他最後說的話還在她耳邊迴響,一夜輾轉反側,身心疲憊。

“網傳當紅小生陸林川將代替趙一峰參演成方影視的新電影《天淨沙》,趙一峰因個人劣跡行為目前已被演藝協會除名,而陸林川有望憑藉此部電影躍升成為大熒幕男主角,實現由流量明星向實力派演員的轉型之路。。。。。。”車內電台裡忽然傳來了那個熟悉的名字,阮玲晞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有多久了,她刻意去忽略身邊主流的社交媒體,不看電視,不玩微博,不逛貼吧,彆人隻以為她是愛看書不愛互聯網衝浪,其實她是為了不讓自己有可能接收到他的訊息。如果這次不是因為被行裡分配到成方集團的那筆貸款,她可能再也不會與娛樂圈有半點關係,畢竟心理的傷疤不是這麼容易就能被平複的。。。。。。

彙銀銀行大樓10層,貸審會現場。

阮玲晞正有條不紊的講述著自己辛苦準備的成方影視信貸風險化解方案:“。。。現在是影視寒冬,但疫情總會過去,如果我們能夠通過先還貸款利息、本金展期幫助企業渡過眼前的難關,等到票房分賬與版權費回款資金到位,成方集團大概率能夠將我行的貸款本金全額歸還,以上就是我的設想與方案。請在座的各位貸審會委員發表意見。”

“成方影視目前手上有多少已拍攝完成,待播的電影和電視劇?”副行長張瀟直接指出了問題的核心。

“電影1部,電視劇3部。”阮玲晞迅速的答道。

“電影當下這個行情不好說,電視劇我看還行。有意向購買商了嗎?”

“張行,目前他們正和主要的幾個平台洽談,但還冇有簽約。”

“看來電視劇應該是回款最快的呀,聽說有兩部劇平台出價挺高的,加起來有近6億?”副行長張瀟試探著說。

“是有傳聞,昨天我聽聯動平台的老秦和我說了,想要打包購買,準備出到8個億呢。”公司部副總鄧業趕緊湊上前去接話。

看來昨天飯桌上華瑞基金的曲總說的是真的,張瀟這顆心算是放下了。本來昨天臨時知道潤銀銀行抽貸的事情,他還頭皮發麻,以為成方影視真有大問題,這次自己要栽跟頭了,冇想到是他們集團總部貪心不足,知道成方影視準備和知名平台合作推出爆劇,所以準備讓旗下銀行資金退出,基金業務資金介入,賺取更多的利潤。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看咋們可以趁機加深和成方影視的合作,讓他們追加抵質押物,咋們再加一筆1億的授信,放款後直接讓他們用來歸還到期的這筆貸款本金,這樣既能解決眼前貸款本金換不出來的問題,咋們行今年的利潤指標差不多也能完成大半了。”副行長張瀟的如意算盤打得飛起。

“對對,一舉兩得,還是張行高明,一下就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公司部副總鄧業馬屁也是拍的啪啪響,“小阮,快落實一下張行的想法,趕緊跟進。”

“張行、鄧總,這麼操作的話會不會存在“借新還舊”,擴大風險敞口的問題?監管部門。。。。。。”

“小阮,我明白你的顧慮,但是年輕人就要敢想敢拚。如果什麼事情都要瞻前顧後的話,那還怎麼搞事業。我覺得這批社招來的年輕人中,屬你最優秀,專業過硬,做事仔細,將來一定大有作為,好好乾。”副行長張瀟不等阮玲晞說完就說到。

好吧,看來副行長已經決策好了,增加授信額度是無可厚非了。所有的貸審會委員心領神會,投票環節一致通過,阮玲晞也隻得執行。。。

兩週後。

“玲晞,發獎金啦!不管啊,這個月你放了成方影視1個億的貸款,績效獎金拿了多少?必須請客哈!”辦公室“小作精”周琦華轉身對著坐在身後的阮玲晞嚷嚷道。

“我看看。。。”阮玲晞說著打開了自己的手機銀行賬戶,雖然做這筆貸款的時候她有所猶豫,但現在到數收益的時候了,她還是很開心的。來彙銀銀行也快一年了,這還是她第一筆貸款發放績效獎勵呢。“3萬5。”

“哇,這麼多,我們晚上去FOUND吃創意料理吧,人均1000,我種草好久了冇捨得吃。玲晞姐,帶我們去奢侈一下唄。”“美食獵手”王駱飛大膽提議。

“人均1000啊!你小子真是會慷他人之慨,1000塊我能給汽車加一個月油了,哎。。。肉疼啊。不過既然弟弟說了,做姐姐的也隻好答應啦。”阮玲晞說完還是覺得有點肉痛。

“哇,玲晞姐萬歲,就知道跟你混冇錯。”王駱飛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

“你隻要有飯吃都好的,小馬屁精。”周琦華調侃道。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打打鬨鬨的,一下子就到了下班時間,一起來到了FOUND餐廳。

“哎,我和你們說啊,這是家明星開的餐廳,好多名人都來這裡吃過飯,咋們今天說不定能遇到明星呢。”王駱飛一進餐廳都四處張望,看看是否有幸能遇上自己的女神。

“是嗎?那會不會遇見陸林川,他真是長在了我的審美點上,哇哈哈哈。。。”周琦華也加入了花癡的隊伍。

“你不是喜歡吳拓鑫的嗎?又換偶像啦?很博愛嘛。”王駱飛調侃周琦華道。

“吳拓鑫有點看膩了,陸林川是我的新晉男神,畢竟顏值至上,我是外貌協會的。”周琦華傻笑著。

阮玲晞在一旁假裝與服務生交流,“陸林川”這三個字聽到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折磨,她的心感受到了一陣又一陣的鈍痛。

王駱飛與周琦華就他們的男神女神正展開著激烈的討論,不願再聽到那個人的名字,阮玲晞選擇逃避,假借上洗手間離開了座位。

“啪。。。啪。。。啪。。。”阮玲晞在洗手間洗漱台前用水一遍又一遍的撲著自己的臉,冷水順著她柔和的麵部線條緩緩流下,她需要清醒一點,用意念讓自己忘記過去的那些事情,可是她也知道有些事有些人越是想忘記,記憶就越是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