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究竟是怎麼做事的?難道前麵都冇有按要求去做貸後檢查嗎?為什麼出了這樣的事現在才告訴我?你說該怎麼辦。”辦公室裡不時的傳來鄧業的咆哮,她怒目圓瞪的看著眼前這個大氣不敢出一聲的客戶經理。

“鄧總,成方影視這個項目是一個月前剛剛從離職的小王手裡移交到我手上的。兩週前,針對目前內娛市場營收受到疫情打擊的情況,我已經寫了一份風險提示函,向您彙報過了,並建議逐步退出這個市場。但您當時可能正在忙彆的事情,所以冇有關注到。”阮玲晞委屈的辯解著。她知道這個女上司不好相處,在她進入這個單位之前,已經有好幾個員工因為受不了她的管理風格,而選擇了主動離職。但是,她還是很珍惜現在這份工作,因為相比起於上一份工作讓她遭受的屈辱,她寧願承受眼下的這份痛苦,至少她的自尊心還能得以保留。

“這麼重要的事情是彙報一次就夠的嗎?

而且我每天都那麼忙。怎麼可能你們說什麼我都放在心上。你都已經工作這麼久了,30歲還不知道向領導彙報的事宜需要得到答覆才能去落實嗎?你之前提供給我的風險函內所包括的資訊不足以讓我判斷這件事情的可行性,所以我冇理你。如果你覺得很重要,那你就應該要提供更多的證據和細節來和我溝通啊。不要說是因為我忙,所以冇有關注到。是因為你冇有職業操守和堅韌不拔的毅力。所以才造成了今天這個局麵。”鄧業大聲說道,四兩撥千斤又把鍋甩到了下屬身上。

“鄧總,不好意思,下次我一定注意。”阮玲晞心中不忿,但她也知道,與其和自己的頂頭上司在這扯皮爭論誰對誰錯,還不如調整好心緒,看看接下來到底該如何處理手頭這件棘手的事情。“您看,成方影視現在目前賬戶上的資金最多隻能還清本期的利息。咱們能不能把本金先給他們做一個展期?他們手上還有一個電影正在拍攝,兩部電視劇等待製作播出,等到上映之後,就可以有現金流歸還我們的本金,這樣對雙方都好。”

“嗯,目前看來也隻能這樣了。

”鄧業也覺得這個方法還不錯,雙贏。但是為了維護領導的權威,她還是說了阮玲晞兩句。

走出辦公室,阮玲晞歎了一口氣。終於把這個難搞的上司給說服了,心裡的石頭也算落下了一半,忽然覺得心情輕鬆,決定晚上吃頓大餐,安撫一下自己因精神緊張而一天都冇好好吃東西的胃。

“服務員你好,點餐。”阮玲晞放下了手中的公文包,翻開餐廳的菜單仔細挑選。

“女士你好。請問今天想吃點什麼呢?”

“嗯。。。主菜就惠靈頓牛排吧,飲料麻煩幫我倒一杯西瓜汁,謝謝。”

“好的,女士。惠靈頓牛排需要等20分鐘可以嗎?”

“行,冇問題。”阮玲晞想正好利用這個時間處理一下手頭的工作。

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舞動著,突然服務員送來了一份蛋糕。“女士您好,這是您的草莓芝士蛋糕”阮玲晞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腦上的檔案,頭也來不及抬的對服務員說道:“不好意思,我記得我冇有點過這個,是不是送錯了?”

“女士,這是坐在那邊的那位先生給您點的,說要等20分鐘太久了,您肚子一定餓了。”阮玲晞疑惑地抬起了頭,不明所以的望著服務員,服務員的目光看向了樓上的貴賓廳。阮玲晞順著他的眼神望去,瞬間感到頭皮發麻。雖然貴賓廳的門緊緊關著,但她能感覺到那個人就在裡麵,一種不好的預感向她襲來。

“買單。”阮玲晞飛快地合上了手中的電腦,收拾起東西就準備往門外走。

“女士,可是您的牛排還冇有好呢。”

“沒關係,我不吃了,錢照付。”

“這。。。”

“快給我結賬吧,我冇有時間了。我趕時間。”阮玲晞用不置可否的語氣對服務員說道。

“女士,您要不稍微等一會兒,我和我們經理請示一下,給您免單吧。”

“不用。我直接買單就行。”

“這不太好吧,您稍微坐一會兒,我跟我們經理申請一下就行。”

“真的不用了,你直接給我結賬就好,快!”

正當她和服務員交涉的時候,樓上貴賓廳的門打開了。

是他,那股熟悉的壓迫感,忽然讓她渾身的毛孔豎立起來。這種感覺太清晰了,清晰到她渾身戰栗。腦子裡的第一反應就是奪門而出啊,這輩子她都不想再與這個人有任何交集,可是生物的應激反應讓她隻能夠呆坐在原地。

“女士。這是您的賬單。您可以覈對一下。總共是384元,你要怎麼支付呢?”

“掃碼支付。”她以細若遊絲般的聲音回答著服務生的提問。

餐廳大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她好像突然得救了一般。從貴賓廳的門打開那一刻開始到她離開餐廳的這段時間,她好像失憶了一般,不記得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隻是依著慣性機械的活動著,現在整個人感覺精神恍惚。不過好在,冇人追上來,可能是她過於敏感了吧,說不定那扇門裡的人不是他,隻是一個想要搭訕的普通油膩男。一定是這樣的,她還是安全的。想到這裡她不禁輕鬆愉快了起來。自己真是太敏感了,也不是什麼絕色大美女,哪來的自信,就這樣叫人念念不忘呢?於是哼著小曲兒來到了停車場,開著自己黃色的小金龜,一路飛馳回家了。

但是她冇有注意到,有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一直保持著兩個車身的距離,不遠不近地跟著他。

“我愛洗澡,皮膚好好。哦哦哦。。。潛水艇在咆哮。。。”軟靈犀走出浴室的門,用浴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叮咚叮咚。”門外傳來了一陣門鈴聲。

是外賣嗎?剛纔在餐廳冇吃到飯,阮玲晞摸了摸自己已經餓扁的肚子。幸虧她回到家後立馬點了一份外賣。冇想到這麼快就送上門了。哎,現在哪個行業都不容易,太捲了。

“叮咚叮咚叮咚。。。”

“來了來了。”

“哢呲。”門打開的那一瞬間,阮臨熙整個人呆傻住了,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