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總,明天貸款審批會,成方影視的貸款申請你怎麼看?”傅思淼站在京市的地標寫字樓頂層望著遠處霓虹閃爍的街道,異於尋常的問起了潤銀銀行授信部副總一筆分行推薦上來給總行,金額並不大的業務。

“傅董,成方的貸款申請目前正在按流程推動。。。企業的各項資質基本符合授信要求,且之前就有過合作,本息還複情況良好。。。”電話那頭年近半已經禿頂的授信部副總管新章望向窗邊的鬧鐘,深夜10點15分,母公司集團董事突然來電話詢問這麼一筆不起眼的業務,意欲為何?聖心難測,隻得放慢了語調,把一件事情正著說,反著說,看哪個先能引起對方的興趣。

正著說對方冇反應,難道是要反著說?“但資產負債率偏高,現金流也不夠健康。。。”還是冇反應。

這老狐狸開始後背冒汗了,在銀行待了這麼些年,官場、商場來回橫跳、摸爬滾打,這套路是越學越多,但電話那頭這位正主兒為什麼都不入局呢?今天這可怎麼收場。。。忽然想到自己前些天和其他公司的那點破事,不由得心下一涼。難道自己手腳不乾淨的事情被他知道了?準備借問業務的由頭來敲打自己?。。。瞬間好多種可能在心裡盤算。

“管總,這兩天集團紀檢監察組正準備去各子公司開展一下抽查工作,如果針對這筆貸款你看不出有什麼問題的話,不如讓紀檢監察的同事幫忙一起看下。”傅思淼在電話那頭,一邊晃著酒杯盯著照片中的人兒,一邊用最平淡的語氣說出了讓電話這邊中年子最害怕的事情。

“哦。。。哦,多謝傅董的好意,之前是因為這筆貸款我們看彙銀銀行也授信了,且他們一下就放了4個億,所以才覺得咋們跟貸2個億風險可控。而且,這次就是舊的貸款到期了,續借而已,一時之間居然忽略了很多細節問題。現在想來,雖然和成方影視過去合作愉快,但現在整個影視製作行業大環境不景氣,這個項目信用風險敞口又大,抵押物的估值可能也偏高,確實存在較大的風險。我們今晚連夜再仔細研究一下,爭取在明天的貸款審批會上向各位負責審批的參會委員詳細揭示這筆業務存在的問題。”管新章立馬心領神會的答覆到,心裡想著這就是要拒絕貸款的意思羅,還好針對的是這筆貸款不是他。幸虧是分行推薦上來的,自己還冇來得及伸手,涉入的不深,要不然有自己好果子吃的。

“很好,管總。潤銀銀行能有你這樣兢兢業業的好員工我很開心,你們部門的正總明年開春就要退休了吧,這段時間你多辛苦一下,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呀。”傅思淼好看的嘴角劃過一絲不懷好意的輕蔑笑容。

“多謝傅董提點,還望傅董今後多多指教,多多指教,嘿嘿嘿。。。”管新章諂媚的笑答到。

第二日下午。

“阮經理,我也冇有辦法,潤銀銀行的貸款今天剛通知我們放不下來,現在隻拍到一半,各中原因你也是一路跟過來的,心裡應該都清楚,目前正是燒錢的時候,我們公司的對公賬戶裡流動資金實在是冇有多少了,就算全部取出來也不夠覆蓋你們銀行這期的到期本金和利息呀。”成方影視的財務總監鄭燕欣現下也是如遭霹靂,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不知該如何是好。明明和潤銀銀行蘇城市分行的領導都說好了,怎麼臨了就變卦了呢?不僅變卦,居然還玩起了抽貸!本來就因為今年要上的一部新電影換主演而耽誤了拍攝進度損失慘重,已經上的兩部電影也因票房慘淡而入不敷出,公司賬麵上的資金都快不夠付員工下個月工錢了,還指望著潤銀銀行的貸款下來,手頭好鬆動些,先把彙銀銀行這次到期的貸款本息1.1億還了,剩下9000萬繼續投入拍攝。這下可好,看樣子是要逾期了,哎。。。怎麼辦呀。

“鄭總,咱們都先彆急,方法總比困難多,您的難處我也能理解,但事情總要解決。貴司目前所有銀行的賬麵金額還有多少,可否如實的和我說下?”

阮玲晞深吸一口氣,這樣的情況,她也是第一次遇到。在銀行業摸爬滾打了5、6年,恰逢經濟的上升期,所有的行業都是歌舞昇平,一派繁榮之姿,可隨著全球疫情的影響,影視寒冬逐漸襲來,自己手上接到的這個燙手山芋,要怎樣才能平穩著地呢?她絞儘腦汁的想著。

“目前銀行賬上一共還有6000萬,但是其中4800萬是付給供應商的銀行承兌彙票保證金,根本動不了,300萬是保證接下來一部電影兩週拍攝的正常開支,200萬是已經殺青劇集的後期製作,600萬是宣發,還有100萬是公司的運營費用,真的冇錢,還不起”鄭燕欣對單位裡的那本帳是倒背如流,成本、費用算的門清。

“好的。”阮玲晞停頓了一會兒,心裡飛快的估算著,有限的資源重新分配下或許還有救,說道“鄭總,我想貴司能否將拍攝、後期製作、公司運營的費用控製在200萬以內,宣發是否可以放棄?這樣貴司至少可以把1000萬貸款利息先還上,證明還有還款能力。我再向行內申請貸款本金展期歸還,以便你們籌措資金、項目回款,如何?”、

“200萬!”鄭燕欣不可置信的重複著,“這不可能,難度太大了,做不到啊。”

“鄭總,我想您需要對現在事情的嚴重程度有所瞭解,我給您分析一下。如果剛纔我提出的條件您這邊冇有辦法滿足的話,貴司就將被認定為貸款逾期,會在人民銀行的征信係統內展示,這樣貴司就更難獲得其他銀行的貸款。這種情況下,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果你們還是無法籌措出足夠的資金還本付息的話,那你們的貸款就會被認定為不良貸款,到這時,幾乎不會有任何一家金融機構放貸款給你們。希望您能將事情的輕重緩急分清楚,重新安排一下眼下關鍵事宜的順序。”阮玲晞耐心的解釋著。

“好吧,我明白了。那我馬上讓財務室重新做個預算方案出來,和總經理彙報一下,看能不能爭取先把利息還上,也麻煩阮經理幫我們先穩住銀行那頭。”鄭燕欣為難的說道。

“好的,我也先和行裡領導把你們的情況和她說下。”阮玲晞掛了電話,隻感覺頭大。這情況,看來今天潑辣女上司的一頓罵是逃不掉了,但是否能如她所願的解決問題,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