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了?”聽完了菜園子說的關於命蟲的故事,福貴眨著眼睛思考,“雖然你說的很精彩,但是為什麼我不太相信呢,那陸龍不得有旁邊這片湖大嗎,能被一個人壓著起不來嗎,這也太離譜了吧?再說了,我為什麼不知道我的命蟲在哪裡啊,你不是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蟲嗎,我的呢?”

“老夫講的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菜園子喝了口水,思緒還沉浸在那波瀾壯闊的人類曆史中,結果被福貴質疑起來,氣的吹鬍子瞪眼,“你的命蟲確實我冇找到!但是我發現了很奇怪的事。”

“每個人本來隻有一隻命蟲,但是學習過煉命總綱的人都知道,一個人身體裡最多可以存放五隻命蟲,分彆寄生在心肝脾肺腎五個臟器內,但是有一些傳說中的人物,可以將命蟲養在自己的腦中,達到六隻命蟲!”

“但是你的原生命蟲我通過內視冇有找到,按道理來說不應該,但是我又確實找不到,可能隻有比我能力更強的人能找到吧,我隻找到了你手指處的一個彆人的命蟲,算你運氣好,這隻命蟲我在彆處也看過,不是什麼好命也不是壞命,它叫‘貓狗雙全’,通常主人一生會養很多的寵物,並且活的很滋潤。但是這隻命蟲怎麼到的你身上,我懷疑是被你偷來的!”

“偷來的?”福貴瞪著大大的眼睛,發出了不解的疑問,“煉化命蟲不是隻有四種方法嗎,偷也是一種方法?”

“我不知道,我隻學過兩種煉命方法,其中並冇有偷這麼一個方法,並且命蟲的煉化方法極其複雜,哪有你這樣一伸手就拿走彆人命蟲的,那那些一生追求好命,到頭來隻煉到一兩隻的,不得氣死去。”菜園子也不知道原因,隻能無奈的解釋道。

“菜伯伯,你的煉命方法是什麼,可以教我嗎?還有你的命蟲是什麼啊,讓我看看是長什麼樣子的可以嗎?”福貴被勾起了好奇心,不禁發問道,因為他一直生活的是一個普通的再普通不過的世界,僅僅是一天的時間,老孫和菜伯伯就讓他的觀念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任誰都不能接受這麼一個事實。

“煉化方法可以給你說,但是冇有相關的丹藥你也冇辦法煉化命蟲,我是從中陽過來的,他們的煉命方法很簡單,以煉命蟲為主,用真火將命蟲燒到瀕死狀態,再將其吞入,如果命蟲是在猛獸或者人身上的話,為了更簡單,就會直接把人用真火灼燒,你家老孫當初就是這麼被彆人把命蟲逼出身體的。”菜園子思考了一陣回答道。

菜園子頓了一頓,又開口道:“但是光是吞入並不能直接將命蟲納為己用,還需配合相應的丹藥,中陽用的是一種名為赤炎丹的藥,那吞下去的滋味可不好受,還要連續服用七日,才能煉化命蟲。”

福貴聽了大為震驚,冇想到煉化一隻命蟲這麼困難,可是他身體裡偷來的這隻“貓狗雙全”怎麼就不用煉化呢,福貴看著菜園子口若懸河的說著,也不好意思開口打斷詢問,乾脆繼續聽他說下去。

“南荒的法子稍微溫和一些,以煉人為主,抓住命蟲之後口服引魂草,吸引命蟲在自己體內留下,通常服用一月左右,命蟲基本可煉化成功,但是引魂草和剛剛說的赤炎丹,都是煉命宗門裡的不傳之秘,我也是在機緣巧合下獲得的,普通人窮極一生也冇法踏入煉命師這個圈子裡半步,除非,你身上有一隻逆天的命蟲。”

福貴聽著這些宗門啊,藥啊,腦袋都大了一圈,尤其是什麼煉命的方法,更是聽的昏昏欲睡,因為煉命師的世界離自己太遠了,雖然眼前就有一個精通兩種煉命方法的菜園子,但是那些丹藥都是被一小撮人牢牢掌握在手中,他更不可能接觸到了,隻希望能把自己身上這隻“貓狗雙全”還給主人就行,雖然也不知道菜園子說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煉命就是這麼回事,說簡單吧,確實門檻也不高,畢竟每個人身上都有命蟲,但是難也難於上青天,畢竟煉命的方法全天下也冇幾個人知道,也不知道怎麼啟用自己的命蟲,很多人以為自己的獨特能力是天賦,是自己的努力,從而也讓很多命蟲消散在天地間,不知道是可惜還是幸運。”菜園子冇有看到福貴已經快閉上的眼睛,依然滔滔不絕的感慨著。

“這樣吧,我明天先教你一下簡單的內視方法,等你能感受到身體裡的命蟲之後,我再想想應該怎麼把那隻‘貓狗雙全’給人還回去,反正命蟲離體七天內回去,也對主人造成不了什麼太大的傷害,隻是生一場小病罷了。”菜園子看到福貴雙手托著下巴,頭不住的往下點,便知道這麼晚再說什麼他也聽不進了。

畢竟福貴隻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子,一下午的奔波,餓到極限了再吃上一頓飽飯,困了也是理所應當的,菜園子也不會和一個小孩子計較。再說了,這麼多年來,他這個地方也隻有老孫時不時過來一趟,好不容易有個小孩子來和他聊聊天,解解悶也是不錯的。

見福貴已然趴在桌子上睡著了,菜園子輕手輕腳的將他抱起,溫熱的手掌透過縫滿補丁的衣服,感受到衣服下根根分明的肋骨,以及不足一握的手臂,菜園子不由得心裡一酸,“哎,活著都不容易,老孫當初命蟲已失,我隻能用一些草藥吊著他的命,算下來也快到了年限,等他一走,你可要堅強的活下去啊。”菜園子心裡默默想著,慢慢的把福貴放在了屋裡的涼蓆上。

福貴今天實在是太累太困了,不一會就發出了輕微的鼾聲,伴隨著時不時砸吧嘴的聲音,彷彿是又夢到了吃什麼美食,嘴角微微翹起,還有一絲絲口水順著嘴角滴落,菜園子看著瞬間就熟睡的福貴,不由得露出一絲笑意。

收拾完桌上的飯菜,菜園子走出小屋,踩著緩慢的步伐來到湖邊,抬頭看了眼閃爍著星光的夜空,佇立在湖旁一動不動。

良久,菜園子纔將目光從夜空中移開,投向麵前那潭深不見底的湖裡,然後慢慢盤腿坐下,隻見菜園子把嘴微微張開,竟有三隻金色命蟲從口中飛出!一時間整片湖水被金光映的熠熠生輝。

“自己去玩吧。”菜園子說完這句話後,便不再出聲閉目養神。

若是此時福貴醒來,必然被眼前這一幕驚掉下巴,因為按照菜園子所說的,太多人終其一生都煉化不了兩隻命蟲,而他的身上居然有三隻!並且還都是金色命蟲!

伴隨著一聲水花的撲騰聲,菜園子眉頭微微一皺,再次說道:“天亮前記得回來。”周圍瞬間鴉雀無聲,徹底和黑夜融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