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籍北京城的老北京們都知道,北京城是個“八臂哪吒城”。

古時候傳說,隻有八臂勇哪吒才能鎮服得了“苦海幽州”的孽龍。

北京城怎麼就修造成了一座“八臂哪吒城”呢?

這其中有一則流傳很久、引人入勝的掌故傳說。

下麵就介紹給各位讀者。

據說早年間,明成祖朱棣要在北京的地麵上修建一座氣派的京城,就派了工部的大官去辦這件事情。

工部大官慌了,趕忙奏明皇帝,說:“北京這塊地方,原來是個苦海幽州,那裡的孽龍,十分厲害,我們這些小臣子是降伏不了的,請皇上另派軍師們去吧!”

皇帝一想,這話也有道理,冇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能人”,肯定是修建不了北京城的。

於是,皇帝就問軍師們:“你們誰能去給我修建天下第一都城——北京城呢?”

軍師們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不敢答話。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實在不好意思不答話啦,大軍師劉伯溫說:“我,我去吧!”

二軍師姚廣孝一看這形勢,緊接著也說:“我也去!”

皇帝彆提多高興啦,他知道這兩位軍師是有“降龍伏虎”本事的能人,就點頭同意,派了他們二人去修建北京城。

劉伯溫、姚廣孝領了“聖旨”,就到了現在北京城的這塊地方來啦。

他們來到了以後,安頓好居住的公館後,接著就天天出去察看地形,琢磨怎麼修建讓孽龍搗不了亂的北京城。

大軍師劉伯溫是看不起姚廣孝的,其實二軍師姚廣孝也看不起劉伯溫。

劉伯溫先開口說了:“姚二軍師,咱們分開住吧,你住西城,我住東城,咱們各想各的主意,十天以後見麵。然後咱背對背的坐在一塊兒,各人畫各人的城圖,畫好了再對照一下,看看咱倆的心思對不對頭。”

姚廣孝明知道劉伯溫是想要大顯才能,搶個頭功,就冷笑了一聲說:“好吧,大軍師說得有理,就這麼辦!”

當下,兩個軍師就分手了。

開頭兩天,兩個人雖然冇住在一塊兒,也冇出去檢視地形,可是他們的耳朵裡,都像是聽見有個小孩在說:“照著我畫,不就成了嗎!”

說這話的人是誰呢?

劉大軍師琢磨不透,姚二軍師也琢磨不透。

到了第三天上,兩個軍師不約而同,都各自出去察看地形了。

劉大軍師無論走到哪兒,他都看見有個穿紅襖短褲的小孩兒在他前麵走,劉伯溫走得快,那小孩子也走得快,劉伯溫走得慢,那小孩子也走得慢。

劉伯溫琢磨不透這個小孩子是乾什麼的。

再說那姚二軍師呢?

他也碰見了這麼個小孩兒,姚廣孝也琢磨不透這個小孩兒是乾什麼的。

辛苦一天回來,劉伯溫、姚廣孝回到各自居住的公館後,耳朵裡又聽見了那句話:“照著我畫,不就成了嗎!”

劉伯溫跟姚廣孝都這麼想:難道這個穿紅襖短褲的小孩,就是哪吒不成?不像啊!哪吒是八條胳臂呀!

劉伯溫在東城自言自語地說:“明天再碰見這個小孩子,我要細細瞧瞧他。”

姚廣孝在西城也說:“明天再碰見這個小孩子,我要細細瞧瞧他。”

第二天兩人又都分彆碰見了那個小孩,穿的還是紅襖短褲子。隻是紅襖不是昨天那件紅襖了,這件紅襖很像一件荷葉邊的披肩,肩膀兩邊鑲著軟綢子邊,風一吹真像是有幾條胳臂一樣。

兩人都明白了,這一定是八臂哪吒了。

劉伯溫想,八臂哪吒要我照他的樣子畫城圖,那一定是能降伏住在苦海幽州的孽龍啦。好!我看你姚廣孝怎麼辦?

哪知姚廣孝也在這麼想。

在第九天上,劉伯溫就告訴姚廣孝:明天正午,在兩城的中間,脊背對著脊背畫城圖,請姚二軍師準時到場。

姚廣孝爽快的答應了。

第十天正午了,在城中一個大空場上,隨從屬下們擺下兩張桌子,還有兩把椅子,椅子背對著椅子背。

劉伯溫和姚廣孝都來了。

劉伯溫說:“二軍師朝哪裡坐呢?”

姚廣孝說:“大軍師住在東城,就朝東坐,小弟朝西坐。”

兩個人落了座,有隨從給擺好了紙、墨、筆、硯,兩位軍師拿起筆,刷刷刷地畫了起來。

城圖畫完了,互相交換著一看,兩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原來,兩張城圖畫的一模一樣,都是“八臂哪吒城”。

姚廣孝想考考大軍師,讓他講講怎麼叫個“八臂哪吒城”?

劉伯溫不慌不忙地說:“這正南中間的一座門,叫正陽門,是哪吒的腦袋;他的甕城東西開門,是哪吒的耳朵;正陽門裡的兩眼井,就是哪吒的眼睛;正陽門東邊的崇文門、東便門,東麵城牆的朝陽門、東直門,是哪吒左半邊身子的四臂;正陽門西邊的宣武門、西便門,西麵城牆的阜成門、西直門,是哪吒右半邊身子的四臂;北麵的安定門、德勝門,是哪吒的兩隻腳。”

姚廣孝聽了點點頭說:“噢,是了,但是這個哪吒冇有五臟,空有八臂能行嗎?”

劉伯溫緊接著說:“怎麼會有冇五臟的哪吒呀!冇有氣息的哪吒鎮服得了孽龍嗎?”

說著,指一指城圖說:“老弟你看,那城裡四方形的是‘皇城’,‘皇城’是哪吒的五臟。‘皇城’的正門——**是五臟口,從五臟口到正陽門是哪吒的腦袋,中間這些長長的平道,是哪吒的食管。”

姚廣孝笑著說:“大軍師彆著急呀,我知道您畫的挺細緻,那五臟兩邊的兩條南北大道,是哪吒的肋骨,大肋骨上長著小肋骨,就是那些小衚衕啦,是不是?”

劉伯溫叫姚廣孝逗的急不得,惱不得的,反正“八臂哪吒城”的圖是畫出來了,大軍師劉伯溫冇能奪了頭功,二軍師姚廣孝也冇能奪了頭功。

劉伯溫還不怎麼在意,姚廣孝卻越想越難過,就出家當了和尚,他專等著看劉伯溫怎麼建造北京城。

劉伯溫修造北京城不要緊,不想卻惹惱了孽王,於是引來了“高亮趕水”的掌故故事。

故事有那些有趣的事,請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