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你的騎射練得如何?

相比之下,風澹淵則淡定得幾乎不屑一顧:這種水平,他閉著眼睛都能贏。

不過,出於對父子合作賽的尊重,他還是問了下兒子:“你的騎射練得如何?”

“很好!”風嘉羽不假思索地回,然後在心裡默默加了一句:反正不是倒數第一。

風澹淵“嗯”了一聲,信了。

誰會懷疑自家天真無邪的兒子呢?

比賽開始了。

五個學童騎著小馬,“駕駕駕”地往前衝。

練武場很大,起點到靶子的距離足足有二百多丈,接近八百米,大人弓箭的射程在一百五十米左右,古語“百步穿楊”,差不多便是這個距離。不過,那是高手的水平,普通人會選擇在五六十米處將箭射出去,至於能不能中靶,純看個人修為了。

不足十歲的孩童力氣小,用的是小弓,一般能在距離箭靶二三十米處射箭,已經非常不錯了,像風嘉羽這種五六歲的孩子,距離更短,射程不超過十米,否則就會落靶。

這也便是說,對孩子來說,這一場主要考騎術,來回跑一圈花的時間越短越加分——畢竟,也不指望一個小孩三箭三中,能不落靶已經是小小神箭手了。

練武場外,太子的侍從送來了茶水。

風澹淵閒閒喝了一口,瞥了眼五個孩子射得亂七八糟的箭。

嘖,唸書都念得四肢不勤了,連個靶都射不中。他五歲時便能在三十米開外射中靶心了。

又看了眼端坐在孃親身邊的風嘉羽。他的兒子,再糟糕也定比這幾個強。

此時的宸王殿下,並不知道等會“啪啪啪”會把臉都打腫。

孩童回到起點,長輩們策馬奔出。

也是騎術還成,射術很慘淡。其中有一位家長跟孩童一樣在十米外射箭,結果落靶了。

風澹淵微微蹙眉,不由睇了太子一眼:文臣就這個水平?

太子略尷尬:咳咳,以後每年的考覈,也要把騎術和射術加上,身為雲國的臣子,不求驍勇善戰,但怎麼可以冇有一副強健的體魄呢?

風澹淵:把長跑也加上,年紀輕的十裡,年紀大的五裡。

太子虎軀一震:好、好吧......他是屬於年紀輕的吧?那他豈不是也要考十裡長跑?十裡啊......

太子後悔今日閒得無聊來國子監溜達了。

比賽還在繼續。

羅曄和他的父親羅鶴林參賽了。

小胖子是個靈活的小胖子,騎馬跑第一,射箭也都冇有落靶,不由讓風澹淵多看了幾眼。

輪到羅鶴林時,一人一馬遙遙領先,在距離箭靶一百米處他便射出了箭,正中紅色靶心。

一支,兩支,三支,支支如此。

有其子必有其父,原來是家中教得好。

“哇!羅叔叔好厲害呀!”風嘉羽張大了嘴,桃花眼閃閃發光。

羨慕的。-